About

本土聖樂之路──駱維道牧師專訪

「上帝不會沒有賜音樂創作的才能給黃種人吧!我們唱的都是西方音樂,怎麼就沒有本土的聖詩呢?」這個想法促使1955年就讀於台南神學院的駱維道牧師展開了他的本土聖樂創作之路。這條路一走就是40多年,路途崎嶇,但駱維道牧師還是堅持要走下去,所依靠的信念就是,黃種人也應具有本土特色的聖樂。駱維道牧師於1936年出生於台灣淡水。父親是駱先春牧師,曾在淡江中學和台灣神學院服務。1947年,父親辭去工作,前往台灣東部原住民地區宣教,故此,他從小就有機會陪同父親到各阿美族、卑南族、排灣族及魯凱族村莊佈道,接觸很多原住民的音樂。

本土原素‧巧用哭調

1960年,駱維道受命翻譯美國黑人創作的受難劇,從那時開始,他就認為台灣也必須要創作具有本土特色/黃種人特色的的靈歌(spiritual)。他思考耶穌走過死蔭的幽谷的情境,就選用了台灣本土的哭調,來創作一首有別於西方風格的曲子。他表示哭調是舊時代的台灣婦女受欺壓時所唱的調子,她們透過唱歌把辛酸和痛苦傾吐出來。這個受難劇歌以此哭調為基礎,配上台語,創作一首具有台灣本土味道的黃種人靈歌。曲子雖得到了老師的欣賞,但是大部分學生對這新形式的聖詩都比較抗拒,然而,在神學院的受難週作公開演出後,卻有一位女同學趨前向駱牧師表示,她透過曲子感受到與耶穌前所未有的接近,這個回應給了駱牧師莫大的鼓勵。

聖樂創作‧舉步維艱

1963年,駱牧師成為台灣基督長老教的聖詩音樂編輯,次年到美國協和神學院就讀教會音樂,主修作曲。駱牧師表示在美國做台灣的本土音樂創作,本身就是一件困難的事。1965年,他為自己的創作畫了一個框架,相對於西方音樂以七聲音階為主,他的創作以五聲音階為基礎;而且,他嚴格遵守音調要跟語言配合的規則;喜歡巴哈的他又嘗試利用對位法來創作獨唱曲、合唱曲和清唱劇,力求學效西方的對位法,但創作出有別於西方的作品,並以不斷轉調來彌補五聲音階的弱點。

可惜,一般教友都不太接受他的作品。聖誕清唱劇「和平人君」他指揮下唱過一次,就再沒有人唱過。駱維道牧師自嘲自己的歌被貼上一個標籤,就是「不好唱、不好聽」。教友彷彿都喜歡西方音樂,特別是浪漫派的音樂,沒有騰出空間給創作音樂。「縱使如此,我也不會改變,因為我深信自己在彰顯上帝給黃種人或台灣人的音樂恩賜。」駱牧師堅定地說。「或者我的曲子太學院派,較遠離羣眾,這點我願意改進。」

聚焦亞洲‧推動原創

1968年起,駱牧師接受亞洲的基督協進會邀請,收集亞洲各地新歌。1972年,出版亞洲《都市新歌》。駱牧師主修民族音樂,並於1982年在美國加州大學完成他的博士學位。那時候,他獲邀到菲律賓亞洲禮儀與音樂學院任教,主力發展亞洲情境化之禮儀與音樂。駱牧師在民族音樂的基礎上發展教會音樂,多年來,在亞洲繞了三圍,收集到很多東南亞具本土特色的民族音樂,為他的工作奠下了重要的基礎。他更培訓來自台灣,香港、日本、印度、泰國、緬甸、印尼、菲律賓、馬來西亞、新加坡和巴基斯坦等亞洲各地的神學生,幫助他們研究自己的民族音樂,然後創作新的聖詩。

回台事奉‧貢獻寶島

1994年,駱牧師深感在亞洲發展的工作已經差不多了,是時候回去貢獻母校了。他自言一生沒有為自己謀算,都是順服天父的旨意。回台南神學院任教一年後,他被聘請台南神學院的院長,使他能夠從上而下地推動情境化的禮儀和音樂創作,也使台南神學院成為推動亞洲本土音樂的基地。透過駱牧師的網絡,學院方面邀請了很多世界著名的音樂家如:Carlton Young, Pablo Sosa, Mary Oyer, Terry Mac Arthur 和 Michael Hawn作為客座教授,指導神學院學生的禮儀與音樂創作。駱牧師主張教會音樂應和禮儀配合,使他的理想紮根於台灣本土。

退休生活‧馬不停蹄

在菲律賓的時候,已經和東南亞的神學院有所接觸,包括崇基學院神學院。他表示盧龍光院長跟他的理念相近,皆認為神學教育、本土聖樂和亞洲音樂是不可分割。所以,盧院長特意邀請他到神學院作客座教授,與學生分享他的抱負和知識。駱牧師在退休後,每兩年會輪流到新加坡、沙巴、香港、台灣和美國等作客座教授。四處奔波,因為他很擔心退休後,推動各地本土聖樂的工作後繼無人,所以,他積極到各大神學院,希望在各地都培養重視本土聖樂創作的學生,這是他窮一生在努力的工作。

華人聖詩‧彰顯恩賜

推動情境化聖樂,舉步維艱,駱牧師已經一步一步地走過來。回看他走過的路,他遺憾地表示他四十餘年的努力,也只是星星之火,未能大大地推進本土聖樂的發展。然而,在訪問過程中,駱牧師對各地的本土聖樂發展所流露的熱誠和專注使聆聽的人不單從中認識此課題更多,更對他的堅持肅然起敬。他追求理想的熱誠感染了不少亞洲的神學家,神學生和教牧同工,使他們共同肩負起發展禮儀和音樂的責任。相信,在不久的將來,黃種人也會不斷創作自己的靈歌,發揮天父賜予他們的音樂才幹。


《響竹》(Sound the Bamboo)是由駱牧師主編的歌集。這本歌集內有315首,45種語言,來自22個國家的聖詩。他為亞洲各地保存了當地的音樂,保留了原來的風格。取《響竹》這名字是因為亞洲各地的音樂都不約而同地使用「竹」作為樂器,英文有「讓竹音響徹」的意思。